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 妹妹和姐姐的前男友结婚

2020-04-01

  导读: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,妹妹和姐姐的前男友结婚。我完成了两年的援助非洲医疗服务回到北京,那天到机场迎接我们的有院领导和同科室部分同事。我一眼就看到姐和姐夫也在迎接的人群中。我心一阵慌乱,“见面究竟该说些什么?姐姐身边这个男人我又该如何称呼?”故事里的主人公小兰给我们简述了一段往事。

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

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  妹妹和姐姐的前男友结婚

  小兰原名是齐月兰,有个姐姐叫齐月梅,五年前经姐姐介绍小兰认识刘峰,刘峰和姐姐是高中时期的同桌。

  小兰说:正是因为是姐姐的介绍,我和刘峰迅速成了恋人,交往三年我们就结婚了。因为考虑到今后相互有个照应,搬迁后我和姐姐住在同一个社区,因为工作原因我难以脱身,所以婚礼上的事宜全权委托给了姐姐,由于我和姐姐的身材差不多,包括试婚纱这样的事也是由姐姐代劳,做医生的有时自己不能好好安排自己的时间,这一点我当初选择学医就知道,所以也没什好抱怨的,好在我身边有姐姐她能帮我解决一切问题。

  姐姐择偶的标准比我高,可能是在领导位置呆的太久了,所以她对男方社会地位看的比我重,我印象姐姐有过男朋友,但最终还是因为对方条件没有达到姐姐设定期望值,没多久都离开了,那时我就觉得姐姐身边没什么朋友,有联系的就是她的同桌刘峰了。刘峰曾经给我讲过姐姐的高中时期情况,他说:“你姐姐,可是我们班里好多男生的追求对象,她不仅人长得漂亮,而且学习成绩也是我们班数一数二的,可能是太优秀了,许多男生认为你姐姐很傲气,没有男生敢轻易接触,因为和你姐姐是同桌,我就成了他们当中与你姐姐说话最多男生,我知道大伙很嫉妒,可是没办法,我就是有这个优先权,当然我也是追求者之一,但从来没表白过。

  大学那几年,许多高中男生知道我和你姐继续有联系,所以还常常从我这里打探叫你姐姐情况,我当然不能白白告诉他们你姐姐近况,每次我都会狠狠宰他们一刀吃顿大餐。可能是我从来没听到姐姐提起追求者的事情,更没提到刘峰对姐姐曾经也有点意思,我就没太在意刘峰是“追求者”,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却与此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  我和刘峰结婚后,每逢周末刘峰都会亲自采购下厨房,做上一大桌子菜,装着不经意说:“小兰你看这么一大桌子菜咱们俩人也吃不完,把姐姐也叫过来一起吃吧,也省的她再起炉灶了。”我当然没有反对的理由,况且姐姐这个人朋友圈很小,与其让她在家闷着,不如出来聊聊天说说笑笑。

  时间长了,慢慢我觉得三个人中间我是多余的,因为他们聊起中学时代那些事,我一点都插不上话,就算我表现出不高兴,他们依旧聊得热火朝天,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,这都不是问题,谁还没有个中学时代,难得有人陪姐姐说说话。我和刘峰结婚后都没打算过早要孩子,有一回姐姐问我:“你们快点要个孩子,如果你们忙,姐姐帮你们带孩子。”

  “别逗了,姐姐你早晚也要嫁人,不考虑自己的事,反而要帮我们带孩子,太不科学!”

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

男朋友因为姐姐冷落我  妹妹和姐姐的前男友结婚

  “姐姐没开玩笑,真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“姐姐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,可别因为我们没计划好,耽误了你的大事,这,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  我把姐姐的想法,说给刘峰听,刘峰却说“这有什么呀!姐姐不嫁人,我们常来常往不是很好吗?你干嘛急着让姐姐嫁人,再说你姐姐条件那么好,哪能随随便便嫁人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姐姐一辈子不嫁人才好呢!莫非你.......”我的感觉没有错,因为我每次值夜班回来都可以闻到熟悉味道,碍于面子有几次话到嘴边我都咽了回去。

  还是一个周末,刘峰依旧准备了一大桌子菜,姐姐准时准点的上门,但是我们刚刚各就各位,姐姐就做出了反应,我凭借职业本能,意识到姐姐这是怀孕的反应,这顿饭顾不上吃我就把姐姐送回了家,我针对性发问,姐姐也不作答,只是说“这一阵子太累了。”

  “你不说,我也不多问,但我想说,这好像与工作累没什么关系。”我扶姐姐上床转身就打算离开,被姐姐叫住“小兰你先别走,这样的事瞒你这个当大夫的不明智,我应该把事实告诉你,至于是否打掉这个孩子姐姐全听你的。不过你不要怪刘峰,都是姐姐的错!”

  姐姐给我讲述她与刘峰之间发生的事。我知道了三件事,

  第一,高中时代刘峰不仅是追求者之一而且还是最疯狂的一个,但是刘峰爸妈坚决反对早恋,为此刘峰还跟家里闹翻,还扬言要与爹妈断绝关系,可是后来刘峰在爹妈经济制裁的压力下只能屈从。

  第二件事,姐姐介绍刘峰跟我认识,原本是为了更多地机会接触他,一旦我这边出现犹豫,姐姐便可以立刻重叙旧情。只是我的“短平快打破了姐姐初衷。”

  第三件事,刘峰当初是想拒绝与我登记结婚,但是姐姐对他说:“如果拒绝,今后连朋友都没得做!”

  当然还有第四件事,就是怀孕,我眼前会呈现出各种画面。

  回到家,我把自己关在房间,不想听刘峰的任何解释。第二天上班就向院领导提出援助非洲申请,由于我的英语基础好,院领导很快就同意了我的申请,只是对刚结婚两年的我表示非常歉意。

  申请批准后当天我就把姐姐叫到家里,讲了我去非洲的想法。并告诉他们何时动身并希望在走之前把离婚手续办妥。我说:“我没有那么宽宏大量,你们别乞求我原谅,因为你们把爱变成了一种伤害。但我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既然你们的感情还在,冒着被鄙视的风险,而且还有了未出生的孩子,我作为一名医生自然懂得新生命的意义。我只希望你们今后彼此不再伤害!”说完后我就搬着行李住到院宿舍,其中半天拿着事先拟定好的”离婚协议”办完了离婚手续,直到离开北京那一天也没和姐姐见面,因为我实在没想好自己怎么跟相依为命的姐姐说告别词。

  我回来了,在机场我见到了他们一年零八个月的孩子,是个女孩,姐姐告诉我,孩子叫兰梅,姐姐说明了起名兰梅意思,其中包含着对我的歉意,“这样不好,我们不该把我们这代人的尴尬留给下一代。再说看见这么可爱的孩子,我们过去的恩恩怨怨也该放下,也必须放下!我们的错,让孩子承担太不公平!要说错,我也有错,错在不该嫁给姐姐的前男友!我最明智的地方,就是将错就错。看到今天结果,谁有能说的清,当初谁对谁错?!”

会员推荐